電台節目《天降甘霖》郭偉基神父 (2之2)

0

郭偉基神父繼續探討:「基督徒如何看福音與公義?」
他援引為無聲者發聲的樞機、總主教作例子,並列出其背後的理由和原則。
郭神父更指出教友有責任履行先知職務……

#theVOICEoftheVOICELESS #為無聲者發聲 #羅梅洛總主教 #辛海棉樞機 #金壽煥樞機 #陳日君樞機 #金大中總統 #教友要履行先知職務 #福音 #公義 #郭偉基神父 #與基督同行 #頌恩歌集 #和平之歌 # AMDG #天降甘霖

如欲收聽及收看全文 第1集,請按 https://hkdavc.com/category/%e5%a4%a9%e9%99%8d%e7%94%98%e9%9c%96/

各位聽眾,我是天主教郭偉基神父。今日與大家分享這題目:福音與公義。其實教會一向有關心社會,為社會發聲的傳統。在教會歷史上,至少有幾位總主教、樞機,在不同社會事件上發聲。

第一位是1983年殉道的羅梅洛總主教(Oscar Romero)。這位總主教曾在薩爾瓦多極權政府中,成為無聲者的聲音Voice of the Voiceless。當時薩爾瓦多的所有財富掌握在極少數富人手中,其餘大部份是貧民。這些貧民因為太貧窮,成為匪徒、盜賊,甚至極權政府的買手。政府以壓制手段對付人民,社會不公義,令到有些神父覺得需要以某些手段對抗政府,其中有神父加入遊擊隊,亦有神父發聲。羅梅洛神父,在未升主教前,有一位好朋友,名叫Orlando。Orlando被極權政府折磨而死,激發起總主教改變自己的生命。他眼見社會的不公義和罪惡,是源自極權政府的統治。因此他為民眾、為教會、為所有最弱小,為無聲者而發聲。不過,最終他死於槍下,成為殉道主教。

第二位是辛海棉樞機,他是菲律賓的樞機。1970年代,與馬可斯總統交手。馬可斯總統實施的是軍法統治,引來不少社會不公義,貪污等等,因此,辛樞機支持阿基諾,為人民發聲。他亦曾號召神父修女上街遊行,甚至呼籲所有信友上街。巧合的是,當時有一百萬人上街,他們頌念玫瑰經和唱歌,阻止了政府的暴行。根據文章指出,有士兵聽到樞機的呼籲,而加入示威者的行列。1986年,他們成功推翻了馬可斯總統。

另外,辛樞機於2001年參與「人民力量」運動,當時總統艾斯特拉達(Joseph Estrada)犯下貪污及其他嚴重罪行,因此辛樞機支持阿羅約。阿羅約得到辛樞機、人民,以及軍政府的支持,成功推翻艾斯特拉達政權。辛樞機慨嘆:推翻馬可斯政權,只是擺脫阿里巴巴,仍然有40個盜賊。辛樞機致力改善菲律賓政府的運作,例如貪污和不公義,他的努力未能為菲律賓帶來太大的改革,但至少他曾嘗試面對極權政府、軍法統治、貪污的政府,出過一分力,判斷到在這些社會事件中,教會應站出來發聲。

南韓金壽煥樞機曾與獨裁統治者全斗煥政權交手。70及80年代,金樞機成為人權的捍衛者,不少韓國人稱他為「人權和民主的守護者」。在他管理的漢城教區,主張推翻和阻止獨裁政權的施行,支持民主派人士和民權人士,與人民站在一起,對抗極權統治。金樞機在這個時代為韓國出力,召喚和提醒了不少韓國人民。

金壽煥樞機、辛海棉樞機和羅梅洛總主教,為身處二十世紀末的我們,展示一個模範:他們如何實踐社會訓導。今日的香港,也有不少政治社會事件,陳日君樞機也不遺餘力為邊緣人士、為壓迫人士發聲。例如:居港權事件、無證兒童求學事件、23條、校本條例,亦為中國教會沒有宗教自由而奮鬥。最近的「逃犯條例」修訂,陳樞機亦曾發聲。

教友洗禮後,賦予先知、司祭和君王的職務。我特別提出教友也要履行先知職務。提起先知,不得不提在《舊約》時代有不少發聲的先知,例如亞毛斯先知指斥當時以色列人的傷風敗俗,社會不公義,欺壓弱小者,指責當時的君王。還有耶肋米亞先知、依撒意亞先知、約納先知,以及《舊約》時代最大的先知──若翰洗者。若翰洗者指責當時黑洛德王的奸淫無道,因而被捕,斬首致死。

教友需向先知學習,因為我們不單要表達立場,亦要以教友身份公開宣示對公共政策的立場。同時,要在家庭及工作中實踐出來。提起教友,教友有一個特色:在俗,教友生活在世俗中。教友從事世界上各式各樣的職業和工作,以福音的精神執行自己的職務,好像酵母,從內部聖化世界,以生活的實證反映出信、望、愛三德,將基督顯示給他人。只有全面參與社會,才能從內部聖化社會及世界,包括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和生活。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於《平信徒勸諭》中清楚指出,平信徒身在最前線,是社會的最前線,有責任研究出一套解決日趨嚴重,例如解決失業問題的辦法,爭取最適當,克服來自缺乏正確目標的工作組織的不公義事件,使工作場所成為人的團體。平信徒應該以職業上的才能、人性的正直、基督徒的精神,去完成工作,特別以此作為成聖的方法。教友的關社工作,並非只是錦上添花的信仰行動,而是必要的使命實踐。

政治廣義上是眾人之事,故此,關社必然涉及政治政策。梵二的《牧職憲章》鼓勵教友參與政治,並且善用政治的權利。每位國民不得忘懷他們具有為促進公益而運用其自由投票的權利和義務。即是每位信友,我們都是香港公民,若你年滿18歲,應該登記做選民,因為你擁有投票的權利和義務,可以這樣參與政治。

政治狹義上是從政,參與政黨,出任公職。梵二的《牧職憲章》指出,凡為服務他人而獻身於國家,並接受公務員責任的人,教會認為他們值得頌揚和尊重。

教友履行先知職務,例如韓國金大中總統。他於1956年領洗,70,80年代,在南韓成立在野黨,成為領袖,與當時全斗煥總統獨裁政權交手,為爭取民主而奮鬥和努力。為此,他曾入獄,被軟禁、被流亡,被車禍,被謀殺,甚至判處死刑的迫害。最終他於1997年當上總統,1998年正式成為大韓民國總統。這位天主教徒參與政黨,是教會的見證。

在此提醒每一位天主教徒,或是基督徒,耶穌給我們使命,在地上建設天國,建立公平的社會。你可能會問:「為何我們要參與政治?」因為連耶穌也曾參與政治,耶穌參與政治的模式,是教會參與政治的指引。耶穌面對當時羅馬殖民統治,沒有選擇依附政權,並沒有隱居避世,或顛覆政權的革命。他召喚整個社會從根底轉變,並組成挑戰政權的新群體──教會。

今日的題目是福音與公義,在南美國家有一個倡議:Option for the Poor,與窮人站在一起。教會選擇與窮人站在一起,願意與窮人分享喜樂和期望。教會亦希望了解窮人的愁苦和焦慮。誰是社會上最貧窮的人、被遺棄的人,每一個社會和教會都要細心發掘,有責任找出最貧窮的人、無法為自己發聲的人,教會有責任幫助他們。關社組所關心的是社會的仁愛和公義,教會的角色可以分兩個層面:教會願意擔任慈善的撒瑪黎雅人的角色,救死扶傷。故此,香港天主教會有醫院、與窮人一起的仁愛會、明愛等社福機構,以及扶助濟貧的活動……這些都是慈善的撒瑪黎雅人仁愛的表現。不過,教會亦要有先知角色,關乎社會公義,因為先知的幅度,使教會不能忘記。因為我們救濟受苦者、貧苦者和被遺棄者,都是因為社會的結構和制度的不公義,所遺留的悲慘和眼淚。因此,若能改善制度,向不公義政權和制度發聲,可以減少社會的眼淚。

耶穌如何關心社會?耶穌向人表達愛和關顧,亦消除了不公義的因素。首先耶穌建立一個全新的共融團體,每一個人,不同階層和種族都可以加入教會團體。這個全新的共融團體,消除了不公義,在於指出哪些是摧毀人性,打擊人性尊嚴的事情、政權、架構和組織。貧窮往往與不公義有關,耶穌提出「何謂不公義?」不公義是定性一個人不該是鄰人或近人,甚至天主的子女。不公義是指一切阻礙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天主的共融關係。

在節目結束時,我作一個簡單的總結。今日研究的題目是「福音與公義」。首先我嘗試指出教會本身有長久歷史,常常關心社會上貧窮的人。同時,教會亦要指出社會上不公義的制度,使人性尊嚴受損的機構,以及「什麼主義」。自教宗良十三世開始,教會有不同的社會訓導和通諭,適時地提醒當時的天主子民和教友,教會置身社會,如何理解應有的立場,並且指出問題的根本。當然教會能做的是倫理上的指示,具體的操作和原則,都會因應個別事件指出方法。我亦提出一些神父、樞機和主教,如何在過去展現教會既是慈善的撒瑪黎雅人,同時亦是先知的角色。

最後我在此呼籲每一位天主教徒或基督徒,要實踐公義,指出不公義組織和架構,也是實踐福音精神,能夠幫弟兄姊妹解放,使他們脫離不公義的架構,也是我們實踐救恩,為別人建立救恩的渠道。耶穌需要我們的手和腳,助他實踐福音。因此,耶穌在世時已經參與政治,今日你和我也不可缺乏這份參與。多謝大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