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德蘭修女年老力衰 她眼內充滿小孩般的純真

0

德蘭修女逝世接近二十年
但認識她的人對她依然印象深刻
例如亞洲新聞通訊社主編貝納德神父

貝納德神父
《亞洲新聞通訊社》主編
我與她至少有三次接觸
第一次是79年在加爾各答
就在她獲得諾貝爾獎之前數天
她正在向準備發願的初學生說話
當時她說:最悲哀的
莫過於一個容許墮胎的社會

他說自己深受德蘭修女的樸實打動
她對待每個人也同樣尊重
無論是重要人物
還是在加爾各答被遺棄的麻瘋病人

貝納德神父
《亞洲新聞通訊社》主編
她偉大的母性和青春令我印象深刻
儘管她年老力衰
但眼內充滿小孩般的純真
她年老的身軀、粗糙的臉龐
看起來幾乎全無生氣
不過她反而傳遞出活力、堅強與喜悅
一種平靜的喜悅

我曾經駕車接載過她
1983年,我在米蘭載她前往聖體大會
整個車程她也拿著念珠唸玫瑰經
令我難忘
她一直處於默觀祈禱狀態

德蘭修女個人神修其中一項特點
就是經歷數十年的「心靈黑夜」
貝納德神父說
這種靈性上的黑暗並不阻礙她快樂

貝納德神父
《亞洲新聞通訊社》主編
有些人認為
某程度上,上主就如毒品
有些人對祂嗤之以鼻
你要親自去感受祂在人身上的工作
事實上,在沉默的十架上
有種與上主、與基督的關係
我認為德蘭修女所經歷的沉默和黑夜
引領她更接近基督的十架

德蘭修女於1910年在馬其頓出生
1950年,她創立仁愛傳教女修會
為幫助窮人
她全身投入服務他們
直至1997年9月去世
她的喪禮是國葬級
整個加爾各答的街道都擠滿貧苦者
一路上陪伴著她的遺體作最後告別

點閱: 5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