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意大利教區認為:中國無論在社會上、政治上、世界上地位越來越重要,還有中國教會還未恢復正常生活,但開始進行改革,所以想派一位神父到中國及香港居住福傳,希望與中國人民一起,向中國人民學習,便選了甘浩望神父。神父在1974年6月晉鐸,9月便來到香港。當時外國人比較容易到香港,所以他先到達香港,然後去中國。

(圖右)六十歲的甘仔仍堅持在香港及內地從事福傳工作及為社會弱勢人士爭權益•

從米蘭到香港,從彌撒到社會運動

初到香港甘仔遇到最大的困難 — 不是語言障礙,而是沒有朋友。剛到港便在清水灣學習中文,向來喜與朋友結伴的他,沒有朋友在旁,他感到有點孤獨,所以想多與當地居民接觸。後來在1975年,甘仔參與鑽石山木屋地區活動,能夠與普羅大眾一起,感到非常開心。其後他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為草根階層爭取權益,從中遇過很多難忘的事及人。例如第一次參與木屋居民行動,接觸了很多有理想的青年,與天主教大專聯會一起辦事,又接觸過很多很好的神師如徐志忠神父。

甘神父1976年第一次到新蒲崗工廠工作, 一做便十二年,住在鑽石山木屋區。他於1978年曾參與金禧事件,1979年到油麻地避風塘的艇上居住,亦有一年與露宿者一起賣木,還記得當時住在香港仔的小姊妹提議神父多點關心水上居民。他不斷參與民間活動,希望藉此讓大家知道天主存在於貧困的人中間,明白上主的慈愛與他們一起。

他說他樂於助人的性格可能是受父親影響。當甘神父唸中學的時候,爸爸曾當天主教工會領袖,與不同派別工會有來往,大家一起進行罷工運動。父親有一次帶他參與罷工行動,甘仔目睹會員發言,自此令他了解社會行動的重要性。當他還在意大利修院時,同學已經參與社會運動,改變了甘仔的思想。當時大部份移民是南方意大利人,生活貧困,甘與同學一起成立居民委會員,爭取修建舊房屋。所以來港前,甘仔已經有兩、三年社會行動經驗。
人物  
(圖左)七歲時的甘仔與母親在意大利家鄉一處景點外留影
七十年代甘神父(右)剛來香港不久已經投入本地的社會運動, 並為貧困者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