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網上談天室Reflections A Week1001 園地天主教網上電視台天主教網上電台Q100Live MassFun PhotosIn His FootstepsYY TouchOCIC RecommendationSeen Channelaudio productvideo productchat foruminformationfriendsmail


(6)太 極 靈 修

(5)老 得 精 彩

(4)光輝的面容

(3) 矽 谷 I.T.華 人 教 友 專 訪

(2)善用才能,彰顯主榮的名馬評家何文江

(1)在痛苦中,天主和我們在一起……

 

<始終係天主>內容介紹
請按此處

《 始 終 係 天 主 》

<天 人 .come>文 字 版

張 韻 琪

早 陣 子 , 有 多 名 大 專 生 要 求 修 訂 《 公 安 條 例 》 而 被 捕 一 事 , 曾 經 轟 動 一 時 , 成 為 全 港 市 民 關 注 的 熱 點 。

當 中 為 人 熟 悉 的 香 港 大 學 學 生 會 會 長 張 韻 琪 , 終 日 為 學 運 而 奔 波 , 但 原 來 她 是 一 名 虔 誠 的 天 主 教 徒 ! 信 仰 早 她 中 學 階 段 已 經 植 根 , 即 使 今 天 當 了 大 學 學 生 會 會 長 的 她 , 依 然 沒 有 放 棄 過 參 與 教 會 的 團 體 活 動 。

她 的 責 任 感 、 她 的 良 心 、 她 所 追 求 的 真 善 美 , 都 是 沿 自 於 信 仰 給 予 的 動 力 。

應 當 做 的 , 便 要 去 做

幾 個 月 前 , 反 對 鎮 壓 學 運 及 要 求 修 訂 《 公 安 條 例 》 的 遊 行 持 續 不 斷 , 參 與 的 人 除 了 學 生 外 , 還 有 前 學 運 領 袖 以 及 眾 多 社 會 人 士 , 曾 一 度 引 起 了 公 眾 的 輿 論 。

而 張 韻 琪 這 位 學 生 可 說 是 當 時 傳 媒 報 道 的 焦 點 人 物 之 一 , 她 雖 然 是 香 港 大 學 政 治 及 公 共 行 政 學 系 的 學 生 , 但 是 她 最 為 人 熟 悉 的 身 份 便 是 學 生 會 會 長 。

有 人 覺 得 她 敢 言 , 亦 有 人 認 為 她 在 搞 事 ; 有 人 認 為 她 的 大 學 生 活 非 常 充 實 , 亦 有 人 覺 得 她 浪 費 光 陰 ; 有 人 欣 賞 她 是 社 會 的 良 心 , 亦 有 人 笑 她 太 天 真 。 這 位 年 輕 的 大 學 女 生 究 竟 又 是 如 何 看 自 己 的 呢 ?

張 韻 琪 說 : 「 『 食 得 鹹 魚 抵 得 渴 』 , 認 為 要 做 的 便 要 去 做 , 如 果 到 現 在 這 一 刻 才 後 退 、 讓 步 , 甚 至 放 棄 的 話 , 似 乎 對 所 有 事 都 會 變 得 不 公 平 , 故 此 才 認 為 這 份 責 任 感 是 不 可 以 缺 少 , 而 繼 續 幹 下 去 。 」

她 又 說 : 「 看 到 坊 間 的 輿 論 由 一 面 倒 的 情 況 , 轉 變 至 現 在 大 部 份 人 都 認 為 學 生 有 一 些 社 會 角 色 需 要 扮 演 的 時 候 , 其 實 是 值 得 高 興 的 。 」

信 仰 給 予 的 支 持

張 韻 琪 以 一 個 學 生 運 動 領 袖 的 身 份 深 入 民 心 , 鮮 為 人 知 的 是 原 來 她 是 一 位 天 主 教 徒 , 信 仰 早 在 她 的 中 學 階 段 植 根 。 不 過 , 在 大 學 當 選 為 學 生 會 會 長 後 , 張 韻 琪 並 沒 有 放 棄 過 參 與 教 會 團 體 的 活 動 。

每 逢 星 期 日 , 張 韻 琪 都 會 返 聖 母 軍 開 會 , 因 為 在 那 裡 , 她 得 到 了 安 慰 與 關 懷 。

「 雖 然 是 累 , 但 有 些 聖 堂 的 朋 友 會 寄 信 來 支 持 我 , 其 實 這 些 都 是 很 深 的 體 會 , 當 你 很 沮 喪 , 或 每 當 晚 上 不 想 去 面 對 第 二 天 工 作 的 時 候 , 收 到 這 些 慰 問 信 、 甚 至 是 支 持 的 電 話 , 你 便 會 覺 得 開 心 很 多 了 。 」 張 韻 琪 說 。

除 了 返 聖 母 軍 , 她 每 星 期 亦 會 去 做 一 些 服 務 , 而 最 常 到 的 就 是 盲 人 中 心 , 為 盲 人 閱 讀 。 面 對 著 這 些 盲 人 , 張 韻 琪 又 有 另 一 番 的 感 受 。

「 我 覺 得 他 們 看 不 到 我 , 對 我 來 說 絕 對 是 一 個 很 大 的 放 鬆 。 現 時 走 在 街 上 都 有 許 多 人 對 我 指 指 點 點 , 當 你 對 著 那 位 朋 友 是 盲 人 的 話 , 你 便 會 很 坦 言 的 和 他 傾 談 。 」 她 說 。

張 韻 琪 在 參 與 學 生 運 動 時 , 曾 遭 受 過 不 少 的 挫 敗 , 但 每 一 次 她 都 能 堅 強 地 站 起 來 , 原 來 信 仰 對 她 的 支 持 是 有 很 大 影 響 的 。

她 直 言 : 「 我 能 在 宗 教 中 找 到 一 點 安 靜 , 這 是 十 分 重 要 的 , 可 能 有 些 人 在 工 作 不 開 心 時 會 飲 酒 、 流 淚 或 躲 在 角 落 裡 , 但 我 卻 會 積 極 些 , 縱 使 失 落 過 後 , 很 快 便 會 積 極 起 來 。 」

從 信 仰 中 見 公 義

信 仰 除 了 給 予 張 韻 琪 一 份 支 持 外 , 最 重 要 的 是 讓 她 對 社 會 公 義 有 一 套 完 整 的 理 念 , 以 致 她 的 信 念 不 輕 易 動 搖 。

社 會 上 許 多 不 公 平 的 現 象 , 並 不 是 每 件 事 我 們 皆 有 能 力 去 解 決 , 究 竟 張 韻 琪 在 抱 不 平 時 是 有 什 麼 準 則 呢 ?

「 我 們 在 選 擇 時 , 會 選 擇 自 己 覺 得 最 受 壓 迫 的 一 群 去 做 , 希 望 當 社 會 上 有 許 多 負 面 聲 音 對 著 他 們 時 , 我 們 還 有 少 少 聲 音 去 保 護 他 們 , 就 如 耶 穌 所 說 : 『 愛 你 身 邊 的 兄 弟 姊 妹 』 。 」 她 說 。

張 韻 琪 認 為 , 耶 穌 以 自 己 的 言 行 , 對 人 說 明 善 意 的 重 要 , 以 善 意 的 態 度 去 感 化 別 人 , 甚 致 感 染 身 邊 的 人 向 善 , 這 都 是 很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的 。

真 善 美 的 渴 求

張 韻 琪 說 : 「 我 並 不 是 為 了 什 麼 國 家 前 途 , 我 認 為 這 些 東 西 會 有 另 一 些 人 更 適 合 去 做 , 但 我 會 想 , 香 港 社 會 怎 樣 可 以 發 展 得 更 理 想 ? 人 類 社 會 又 怎 樣 發 展 ? 正 因 為 這 樣 , 當 我 看 到 一 些 不 公 平 的 事 便 會 出 聲 , 看 到 一 些 腐 敗 的 事 也 會 出 聲 。 」

信 仰 令 張 韻 琪 有 一 份 超 越 她 年 紀 應 有 的 視 野 , 她 看 到 學 生 運 動 的 真 正 意 義 不 單 是 爭 取 個 人 福 利 , 亦 不 只 是 空 口 吶 喊 , 爭 取 自 由 人 權 的 口 號 , 而 是 透 過 這 些 活 動 , 去 喚 醒 本 已 經 植 根 在 人 心 的 那 份 對 真 、 善 、 美 的 渴 求 。

別 人 的 評 價

有 人 說 我 們 這 一 代 的 年 青 人 是 最 有 福 的 , 沒 有 經 歷 過 戰 爭 , 又 在 香 港 經 濟 最 蓬 勃 的 年 代 長 大 , 而 大 學 生 更 加 是 社 會 寄 予 厚 望 的 一 班 人 。 在 回 饋 社 會 的 同 時 , 大 學 生 是 需 要 肩 負 一 份 社 會 的 良 心 。 但 究 竟 社 會 上 有 識 之 士 對 這 群 參 與 學 生 運 動 的 年 青 人 會 有 什 麼 評 價 呢 ?

李 柱 銘 表 示 : 「 他 們 是 一 批 和 平 的 人 , 他 們 是 社 會 的 良 心 , 社 會 上 一 些 較 為 保 守 的 人 , 是 不 會 欣 賞 他 們 的 , 但 我 覺 得 社 會 中 還 有 很 多 人 是 同 情 他 們 、 支 持 他 們 的 。 」

鄭 家 富 又 說 : 「 我 覺 得 從 聖 經 角 度 來 看 , 他 們 是 有 福 的 , 有 福 是 因 為 他 們 能 以 正 義 、 公 義 去 爭 取 我 們 下 一 代 民 主 、 正 義 和 公 義 的 未 來 。 」

陶 君 行 說 : 「 天 主 曾 經 說 得 很 清 楚 , 希 望 天 國 能 來 臨 這 個 世 界 上 , 這 個 教 誨 對 於 我 來 說 , 不 單 只 是 追 求 信 仰 上 的 生 活 , 亦 期 望 天 主 的 公 義 能 降 臨 到 這 個 世 界 。 可 能 他 們 會 如 耶 穌 一 樣 要 付 出 代 價 , 但 這 個 代 價 我 覺 得 是 值 得 的 。 」

永 不 言 悔

張 韻 琪 曾 以 德 蘭 修 女 的 一 句 話 , 來 表 明 自 己 為 社 會 爭 取 公 義 的 決 心 , 她 說 : 「 我 們 只 可 以 做 一 些 細 微 的 事 , 但 我 們 要 用 最 大 的 愛 心 , 去 完 成 這 些 細 微 的 事 。 」

有 很 多 人 都 會 認 為 , 這 些 參 與 學 生 運 動 的 大 學 生 , 是 在 浪 費 光 陰 。 在 受 盡 旁 人 的 指 指 點 點 下 , 張 韻 琪 仍 敢 作 敢 為 , 並 坦 言 她 絕 不 後 悔 。

「 我 現 在 回 望 半 年 前 的 自 己 , 已 經 覺 得 很 無 悔 , 何 況 幾 十 年 後 , 我 會 有 多 的 經 驗 、 更 多 的 閱 歷 ? 這 三 年 的 大 學 生 活 對 我 來 說 , 絕 對 是 一 生 難 忘 , 我 會 慶 幸 自 己 有 勇 氣 踏 出 第 一 步 去 嘗 試 , 在 嘗 試 裡 又 令 我 更 加 了 解 我 自 己 , 我 想 將 來 回 顧 過 去 , 開 心 必 定 多 於 抱 憾 。 」 她 肯 定 地 說 。

結 語

人 人 都 追 求 幸 福 的 生 活 , 年 輕 人 在 謀 求 一 己 幸 福 之 餘 , 應 該 比 其 他 人 擁 有 更 多 的 機 會 和 條 件 , 去 建 設 一 個 更 公 義 、 更 合 乎 人 性 尊 嚴 的 社 會 , 這 正 是 實 現 天 主 教 信 仰 所 講 的 『 天 國 臨 現 人 間 』 的 理 想 。 要 達 到 這 個 理 想 , 亦 要 付 出 一 定 的 代 價 , 但 至 少 這 個 理 想 不 應 該 被 這 一 代 的 年 輕 人 所 遺 忘 , 或 是 看 成 一 件 好 『 遙 遠 』 的 事 情 。 但 願 這 些 年 青 人 在 幾 十 年 後 , 驀 然 回 首 , 仍 會 覺 得 一 生 無 悔 。

*本 文 內 容 取 材 自 < 始 終 係 天 主 > 之 < 天 人 .come > 。

 

撰 文 : 朱 慧 恩

編 輯 : 曾 穎

更 新 日 期 : 2 0 0 1 . 0 6 . 1 3

 

 

 

首頁 講東講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