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網上談天室Reflections A Week1001 園地天主教網上電視台天主教網上電台Q100Live MassFun PhotosIn His FootstepsYY TouchOCIC RecommendationSeen Channelaudio productvideo productchat foruminformationfriendsmail


(5)老 得 精 彩

(4)光輝的面容

(3) 矽 谷 I.T.華 人 教 友 專 訪

(2)善用才能,彰顯主榮的名馬評家何文江

(1)在痛苦中,天主和我們在一起……

 

<始終係天主>內容介紹
請按此處

《 始 終 係 天 主 》

<天 人 .come>文 字 版

太 極 靈 修

  很 多 人 都 會 認 為 天 主 教 是 西 方 的 思 想 , 難 與 中 國 傅 統 思 想 混 為 一 談 , 但 是 , 這 位 耍 了 太 極 三 十 年 的 姚 友 鴻 師 傅 , 卻 是 透 過 中 國 傅 統 道 家 思 想 而 尋 找 到 天 主 的 。

  他 由 一 個 無 神 論 者 , 到 今 日 的 虔 誠 天 主 教 徒 , 甚 至 成 為 終 身 執 事 , 他 尋 找 天 主 的 路 途 並 不 平 坦 。 他 深 信 從 太 極 功 夫 之 中 , 通 過 和 天 地 萬 物 的 接 觸 , 慢 慢 將 人 的 生 命 提 昇 , 在 陰 陽 變 化 之 中 能 達 致 與 主 結 合 。

無 神 論 遇 上 了 天 主

    姚 師 傅 年 輕 時 曾 於 中 國 大 陸 的 武 漢 醫 學 院 修 讀 醫 科 , 但 由 於 修 讀 醫 科 必 須 先 學 習 達 爾 文 的 進 化 論 , 而 進 化 論 是 徹 底 否 認 了 神 的 , 所 以 在 很 久 以 前 , 姚 師 傅 已 經 是 一 個 無 神 論 者 了 。

    後 來 中 國 出 現 反 右 活 動 、 向 黨 交 心 、 教 學 改 革 等 , 使 他 對 大 陸 感 到 非 常 失 望 , 回 到 香 港 , 終 日 虛 耗 光 陰 , 直 至 他 戀 上 了 太 極 , 生 命 開 始 有 所 改 變 。

 「 玩 太 極 是 由 人 那 種 感 覺 , 去 感 覺 人 和 大 自 然 之 間 的 關 係 , 在 內 裡 找 尋 規 律 , 再 於 當 中 將 造 物 主 找 尋 出 來 。 」 姚 師 傅 說 。  

    透 過 太 極 功 夫 , 姚 師 傅 更 接 近 天 主 。 不 過 , 原 來 除 了 太 極 , 還 有 兩 個 「 太 」 字 , 對 他 的 影 響 很 大 , 這 個 就 是 他 的 太 太 。

天 主 派 遣 的 第 一 位 天 使

  姚 太 是 一 位 虔 誠 的 天 主 教 徒 , 每 天 晚 上 , 她 都 會 祈 求 天 主 , 希 望 丈 夫 能 與 她 一 起 相 信 天 主 , 直 到 結 婚 十 多 年 後 , 忽 然 有 一 天 , 姚 師 傅 竟 然 說 想 學 道 理 。

  姚 師 傅 說 : 「 她 將 我 帶 回 宗 教 的 氛 圍 , 是 她 令 我 接 觸 到 宗 教 , 慢 慢 對 宗 教 開 始 有 點 認 識 , 特 別 是 在 她 身 上 , 我 看 到 什 麼 是 教 徒 。 」 

信 仰 由 太 極 開 始

  姚 太 見 丈 夫 主 動 地 提 出 認 識 天 主 的 要 求 , 便 介 紹 了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給 他 , 碰 巧 陳 副 主 教 也 是 玩 太 極 的 , 他 們 一 見 如 故 , 由 太 極 開 始 , 慢 慢 談 到 信 仰 , 至 後 來 慢 慢 改 變 了 他 的 生 命 , 陳 副 主 教 可 以 說 是 姚 師 傅 生 命 中 的 第 二 位 天 使 。

  一 個 努 力 追 尋 信 仰 的 太 極 師 傅 , 遇 上 一 個 熱 愛 太 極 的 神 父 , 天 主 似 乎 要 透 過 不 同 的 天 使 , 讓 人 認 識 祂 。 不 過 除 了 有 人 提 示 , 也 得 要 有 人 回 應 。 在 尋 找 天 主 的 過 程 中 , 姚 師 傅 自 己 都 付 出 了 很 大 的 努 力 。

  「 我 跟 他 學 習 道 理 十 分 辛 苦 的 , 需 要 放 棄 很 多 東 西 , 我 之 前 是 無 神 論 者 , 要 改 變 學 習 有 神 的 東 西 , 當 中 的 矛 盾 很 大 。 」 姚 師 傅 說 。

  不 過 , 兜 兜 轉 轉 十 多 年 , 認 真 而 執 著 的 姚 師 傅 終 於 都 領 洗 了 。  

太 極 靈 修 班

  領 洗 後 , 姚 師 傅 並 沒 有 停 止 他 對 信 仰 的 探 求 。 在 一 次 機 緣 巧 合 的 情 況 下 , 姚 師 傅 更 與 亦 師 亦 友 、 志 同 道 合 的 陳 志 明 神 父 , 一 同 開 設 了 一 個 「 太 極 靈 修 班 」 。

  所 謂 「 太 極 靈 修 」 , 就 是 透 過 太 極 與 祈 禱 , 和 天 主 溝 通 。 透 過 這 個 「 太 極 靈 修 班 」 , 十 六 年 來 , 姚 師 傅 一 方 面 深 化 了 自 己 的 信 仰 , 另 一 方 面 亦 培 育 了 一 班 來 自 不 同 宗 教 、 職 業 、 背 景 的 徒 弟 。

  他 的 徒 弟 都 覺 得 利 用 太 極 去 經 驗 天 主 是 很 好 的 事 , 不 過 在 學 習 太 極 的 過 程 中 卻 會 遇 到 很 多 困 難 , 有 很 多 姿 態 都 很 難 做 得 到 的 , 幸 得 姚 師 傅 細 心 指 導 。

聖 召

  天 主 教 徒 相 信 天 主 會 感 召 一 些 人 去 追 隨 祂 , 沿 用 天 主 教 的 說 法 , 就 稱 這 些 為 聖 召 , 意 思 是 來 自 天 主 的 召 叫 。 姚 師 傅 透 過 太 極 和 太 太 的 感 染 , 接 受 了 洗 禮 , 加 入 教 會 , 這 個 可 以 說 是 他 的 第 一 個 聖 召 。

  「 天 主 利 用 你 最 喜 歡 、 最 投 入 、 最 能 發 揮 你 的 才 能 的 東 西 去 召 叫 你 。 」 姚 師 傅 說 。

  假 如 領 洗 是 姚 友 鴻 的 第 一 個 聖 召 , 那 麼 選 擇 成 為 終 身 執 事 , 就 是 他 的 第 二 個 聖 召 了 。 一 如 以 往 , 天 主 透 過 姚 師 傅 身 邊 的 人 , 作 為 他 的 「 天 使 」 。

  1988年 , 梁 潔 芬 修 女 首 次 向 姚 師 傅 提 到 這 件 事 , 她 說 , 教 會 要 選 出 一 個 執 事 , 但 那 時 姚 師 傅 拒 絕 了 , 姚 師 傅 說 : 「 因 為 我 覺 得 自 己 不 是 這 種 人 , 我 並 不 是 那 種 可 以 服 務 別 人 的 人 , 這 與 我 的 性 格 完 全 不 同 。 」

終 身 執 事

  「 終 身 執 事 」 是 教 會 內 的 神 職 人 員 , 可 以 由 已 婚 人 士 擔 任 , 主 要 的 職 責 是 負 責 各 種 愛 德 的 服 務 , 和 在 彌 撒 中 送 聖 體 、 讀 經 和 講 道 。 對 教 徒 來 說 , 要 決 定 成 為 終 身 執 事 , 就 如 要 決 定 一 件 終 身 大 事 般 。

  不 過 , 天 主 的 安 排 往 往 都 十 分 奧 妙 , 在 1996年 時 , 姚 師 傅 再 次 感 到 天 主 的 呼 喚 。

  「 這 段 時 間 十 分 奇 怪 , 在 玩 太 極 的 時 候 會 想 著 一 些 東 西 , 常 常 覺 得 有 些 東 西 想 去 做 , 我 當 時 心 想 著 , 會 否 是 這 個 聖 召 呢 ? 」 姚 師 傅 道 。

  為 了 尋 找 這 個 問 題 的 答 案 , 姚 師 傅 曾 經 主 動 去 找 尋 很 多 可 以 給 予 他 指 引 的 人 。 最 後 , 他 選 擇 踏 上 終 身 執 事 這 條 路 。 但 是 要 踏 上 這 條 路 並 不 容 易 , 他 必 須 通 過 內 心 的 掙 扎 。

一 份 使 命 感

  「 一 邊 申 請 、 培 訓 期 間 , 我 一 直 都 在 掙 扎 。 我 曾 經 說 : 『 天 主 你 選 錯 人 了 , 我 不 是 這 類 的 人 , 你 選 我 當 執 事 是 不 對 的 。 』

  原 來 在 退 休 前 , 姚 友 鴻 擁 有 自 己 的 生 意 , 當 慣 老 闆 的 他 絕 不 習 慣 服 務 他 人 , 所 以 終 身 執 事 對 他 來 說 , 是 一 個 很 大 的 挑 戰 。 但 他 卻 偏 偏 不 甘 於 當 一 個 普 通 的 教 友 。

  對 他 而 言 , 作 為 一 位 「 執 事 」 , 是 代 表 了 教 會 和 耶 穌 去 服 務 別 人 , 因 此 會 有 一 份 很 強 的 使 命 感 。

  「 若 我 只 作 為 一 個 教 友 去 服 務 , 當 我 感 到 不 開 心 , 沒 有 時 間 , 甚 至 我 覺 得 有 其 他 事 更 緊 要 的 時 候 , 我 便 可 以 不 去 幹 。 但 作 為 一 位 「 執 事 」 , 那 個 身 份 , 是 必 定 要 幹 的 , 所 以 是 有 所 不 同 的 , 會 有 很 強 的 使 命 感 。 」 姚 師 傅 說 。

支 持 與 鼓 勵

  和 姚 師 傅 傾 談 , 你 會 發 覺 他 的 內 心 充 滿 澎 湃 的 熱 忱 , 難 以 想 像 學 的 竟 然 是 動 作 柔 和 且 緩 慢 的 太 極 功 夫 。 想 深 一 點 , 這 些 可 能 就 是 動 靜 剛 柔 緩 速 之 間 的 圓 融 和 平 衡 。

  曾 經 以 十 多 年 時 間 每 晚 祈 禱 , 希 望 丈 夫 可 以 認 識 天 主 的 姚 太 , 對 於 丈 夫 今 天 將 要 接 受 一 個 這 麼 重 大 的 使 命 , 會 否 有 百 感 交 雜 之 感 呢 ?

  「 我 和 天 主 說 : 其 實 我 要 求 你 的 並 不 是 這 樣 多 , 只 是 希 望 他 成 為 一 個 普 普 通 通 的 教 友 , 陪 同 我 到 聖 堂 , 這 已 經 很 足 夠 , 但 現 在 你 將 他 變 成 這 樣 , 我 應 怎 辦 呢 ? 但 後 來 想 : 既 來 之 , 則 安 之 吧 , 他 如 果 能 夠 將 他 的 愛 分 些 給 其 他 人 , 我 一 定 支 持 的 。 」 姚 太 說 。

  這 麼 多 年 來 , 在 信 仰 路 上 一 直 陪 伴 著 姚 師 傅 的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 此 時 此 刻 , 又 有 什 麼 感 想 呢 ?

  「 我 很 高 興 將 來 能 夠 和 姚 師 傅 成 為 同 事 , 繼 續 在 服 務 當 中 經 驗 虛 、 實 、 動 、 靜 , 使 更 多 人 能 夠 在 生 命 、 生 活 中 找 尋 到 生 命 的 天 主 。 」 陳 神 父 說 。

結 語

  在 人 生 的 路 上 , 每 個 人 身 邊 都 可 能 會 出 現 一 個 又 一 個 的 天 使 , 雖 然 姚 師 傅 的 路 未 必 和 你 我 的 路 相 同 , 但 願 我 們 皆 有 他 那 份 熱 忱 和 毅 力 , 去 尋 找 屬 於 自 己 的 人 生 意 義 。

*本 文 內 容 取 材 自 < 始 終 係 天 主 > 之 < 天 人 .come > 。

 

撰 文 : 朱 慧 恩

編 輯 : 曾 穎

更 新 日 期 : 2 0 0 1 . 0 5 . 0 2

 

 

 

 

 

首頁 講東講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