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網上談天室Reflections A Week1001 園地天主教網上電視台天主教網上電台Q100Live MassFun PhotosIn His FootstepsYY TouchOCIC RecommendationSeen Channelaudio productvideo productchat foruminformationfriendsmail


(4)光輝的面容

(3) 矽 谷 I.T.華 人 教 友 專 訪

(2)善用才能,彰顯主榮的名馬評家何文江

(1)在痛苦中,天主和我們在一起……

 

<始終係天主>內容介紹
請按此處

《 始 終 係 天 主 》

<天 人 .come>文 字 版

老 得 精 彩

  一 般 人 都 會 認 為 , 年 過 八 十 的 長 者 , 早 應 該 放 下 所 有 工 作 , 在 家 中 安 享 晚 年 , 但 對 於 這 兩 位 長 者 來 說 , 工 作 就 是 她 們 的 生 命 , 只 要 還 有 一 分 氣 力 , 她 們 都 堅 持 要 活 出 光 輝 , 並 要 為 社 會 上 的 長 者 服 務 , 善 用 天 主 給 予 的 一 分 一 秒 。

退 而 不 休

    今 年 83歲 的 唐 淑 馨 , 每 天 都 會 來 到 這 間 名 叫 「 晚 晴 中 心 」 的 老 人 中 心 當 義 工 。 這 裡 彷 彿 就 是 她 第 二 個 家 , 亦 是 她 生 活 的 寄 託 , 她 直 言 : 「 我 愛 這 中 心 及 會 友 , 尤 其 是 姑 娘 及 主 任 對 我 很 好 , 所 以 我 也 很 安 樂 。 」

    由 於 年 輕 時 代 的 她 , 曾 到 過 「 學 海 書 樓 」 聽 書 , 國 學 根 底 深 厚 , 所 以 在 兩 年 前 開 始 , 她 便 在 晚 晴 中 心 當 義 務 導 師 , 教 授 會 友 朗 誦 唐 詩 和 宋 詞 的 技 巧 , 把 自 己 的 知 識 傳 揚 開 去 , 因 此 , 會 友 都 尊 稱 她 為 唐 老 師 。

    「 退 而 不 休 , 我 知 道 的 事 可 以 幫 到 別 人 , 我 覺 得 我 應 該 與 人 分 享 。 」 唐 老 師 說 。 。

「 晚 晴 」 的 光 輝

    晚 晴 中 心 的 「 晚 晴 」 , 是 形 容 那 些 開 朗 的 長 者 , 以 此 為 老 人 中 心 的 名 字 其 實 是 最 適 合 不 過 的 事 。 但 最 令 人 意 外 的 , 是 那 位 付 出 時 間 、 心 力 , 去 興 辦 這 所 老 人 中 心 的 人 , 竟 同 樣 是 一 位 充 分 表 現 出 「 晚 晴 」 的 長 者 ─ ─ 李 陳 勁 秀 。  

    李 陳 勁 秀 是 一 個 退 休 公 務 員 , 早 於 1939年 便 聯 同 其 他 公 務 員 , 組 織 了 非 牟 利 慈 善 團 體 「 勵 志 會 」 , 當 時 她 只 有 18歲 , 今 日 年 近 80的 她 , 仍 然 事 事 親 力 親 為 , 協 助 打 理 學 校 、 老 人 中 心 和 老 人 院 。 不 過 , 李 太 所 興 辦 的 老 人 院 , 不 叫 老 人 院 , 而 叫 做 頤 安 苑 , 而 老 人 中 心 也 不 叫 老 人 中 心 , 而 稱 為 晚 晴 中 心 。

  「 不 要 老 老 聲 , 因 為 人 年 紀 老 了 , 光 輝 也 可 照 到 年 青 人 , 我 是 這 樣 認 為 的 , 所 以 我 不 叫 老 人 院 , 叫 頤 安 苑 , 頤 養 天 然 的 頤 。 」 李 太 說 。

  頤 安 苑 和 晚 晴 中 心 都 刻 意 避 開 一 個 「 老 」 字 , 一 方 面 反 映 出 老 人 家 自 愛 自 重 , 樂 於 積 極 生 活 的 意 願 , 另 一 方 面 似 乎 要 抗 衡 社 會 上 一 般 人 對 老 年 人 的 定 型 和 誤 解 。

  雖 然 李 太 已 經 年 近 80, 動 作 亦 比 不 上 從 前 那 麼 靈 活 , 但 她 並 不 覺 得 自 己 「 老 」 , 她 肯 定 地 表 示 : 「 只 要 我 一 日 有 力 , 都 會 去 工 作 。 」

事 事 親 力 親 為

  李 太 辦 學 校 特 別 喜 歡 選 擇 窮 困 的 地 方 , 因 為 她 認 為 這 些 地 方 的 家 庭 生 活 艱 難 , 父 母 親 工 作 都 很 吃 力 , 而 且 很 少 受 過 教 育 。

  廿 二 年 來 , 李 太 一 直 堅 持 每 年 都 單 獨 會 見 學 校 的 每 位 老 師 , 聆 聽 他 們 的 意 見 , 了 解 他 們 的 苦 衷 , 又 經 常 穿 梭 於 頤 安 苑 和 兩 間 晚 晴 中 心 。

  有 很 多 人 做 慈 善 , 都 會 選 擇 捐 錢 給 慈 善 團 體 , 但 李 太 與 唐 老 師 卻 堅 持 要 身 體 力 行 , 親 力 親 為 。

  李 太 說 : 「 做 事 要 做 到 徹 底 , 讓 受 惠 的 人 真 正 受 惠 , 不 要 掛 著 虛 名 , 這 樣 我 就 會 很 安 樂 。 」

 唐 老 師 亦 表 示 : 「 我 現 在 心 裡 很 高 興 , 只 要 能 力 做 到 的 , 我 都 會 幫 助 他 人 。 」

安 享 晚 年 的 真 義

  李 太 與 唐 老 師 都 不 約 而 同 地 在 服 務 之 中 找 到 生 活 的 情 趣 和 動 力 , 對 她 們 來 說 , 所 謂 安 享 晚 年 , 並 不 是 坐 在 家 中 什 麼 也 不 幹 , 又 或 是 坐 著 等 待 別 人 的 服 侍 , 而 是 為 他 人 服 務 。 而 李 太 更 鼓 勵 晚 晴 中 心 內 的 長 者 , 積 極 參 與 義 務 工 作 , 彼 此 服 務 。

  「 我 就 認 為 六 十 歲 以 上 並 不 算 老 , 還 可 以 幫 助 別 人 的 , 例 如 天 氣 凍 了 , 我 也 會 發 動 他 們 去 派 東 西 , 他 們 也 願 意 去 ; 或 是 上 門 探 訪 , 有 些 孤 獨 的 老 人 , 天 生 不 喜 歡 交 朋 友 , 這 就 要 上 門 和 他 們 交 談 。 」 李 太 說 。

  也 許 是 緣 份 , 又 或 許 是 天 主 的 一 份 美 意 , 這 兩 位 在 服 務 他 人 的 過 程 中 , 找 到 生 命 的 動 力 與 樂 趣 的 長 者 , 透 過 晚 晴 中 心 , 竟 然 有 機 會 相 遇 , 又 可 能 因 為 大 家 都 教 過 書 , 又 同 是 天 主 教 徒 的 關 係 , 所 以 特 別 投 契 , 惺 惺 相 惜 。

活 出 生 命 的 尊 嚴

  李 太 與 唐 老 師 , 這 兩 位 晚 年 同 樣 活 得 精 彩 的 老 人 家 , 各 自 都 有 很 不 同 的 過 去 。 唐 老 師 的 丈 夫 英 年 早 逝 , 她 靠 著 教 師 的 工 作 , 獨 力 撫 養 三 個 兒 子 成 材 , 1996年 , 她 更 獲 選 為 傑 出 母 親 。

  而 李 陳 勁 秀 女 士 60年 來 , 亦 致 力 參 與 社 會 服 務 , 曾 經 被 選 為 十 大 傑 出 長 者 , 更 曾 獲 港 督 麥 理 浩 頒 授 MBE勳 銜 。 不 過 , 兩 位 傑 出 長 者 對 自 己 晚 年 的 成 就 都 處 之 泰 然 , 十 分 低 調 。

  「 我 不 是 希 望 自 己 有 甚 麼 光 輝 , 是 真 的 , 我 認 為 我 盡 了 做 人 的 責 任 , 我 覺 得 不 能 浪 費 時 間 … … 最 緊 要 是 做 了 心 喜 歡 的 事 , 這 樣 就 好 了 。 」 李 太 說 。

  唐 老 師 又 謂 : 「 我 沒 有 份 外 的 要 求 , 我 又 不 貪 錢 , 又 有 屋 住 , 連 第 四 代 也 有 了 , 人 還 能 求 甚 麼 , 我 沒 事 要 求 了 。 」

  無 可 否 認 , 這 兩 位 老 人 家 都 生 活 無 憂 、 子 女 有 成 , 而 且 最 重 要 的 , 是 她 們 都 擁 有 健 康 的 身 體 , 使 她 們 可 以 做 自 己 喜 歡 做 的 事 。

  由 不 覺 得 自 己 老 , 到 貢 獻 自 己 , 服 務 他 人 , 這 些 行 動 都 流 露 出 這 兩 位 長 者 對 生 命 的 執 著 與 熱 愛 , 但 更 難 能 可 貴 的 , 是 她 們 無 私 的 付 出 , 使 她 們 活 出 了 生 命 的 尊 嚴 。

早 已 看 透 生 死

  人 生 已 經 走 過 了 八 十 載 , 名 利 對 她 們 來 說 亦 已 經 不 重 要 了 , 此 時 此 刻 , 對 於 這 兩 位 有 信 仰 的 長 者 來 說 , 最 重 要 的 就 是 要 使 到 別 人 開 心 , 對 於 天 主 所 給 予 自 己 的 一 切 , 她 們 都 已 經 感 到 十 分 滿 足 , 再 無 所 求 了 。

  經 過 了 多 年 的 生 活 體 驗 , 積 聚 了 豐 厚 的 人 生 經 驗 , 老 人 家 對 人 生 的 體 會 亦 比 年 輕 一 輩 更 為 透 徹 , 但 人 到 晚 年 , 又 難 免 會 想 到 死 , 她 們 又 是 否 經 已 看 透 生 死 呢 ?

  「 死 亡 人 人 都 有 一 次 , 就 算 忽 然 間 死 了 , 我 一 點 也 不 會 埋 怨 , 我 只 要 有 工 作 便 可 了 。 」 李 太 對 生 死 早 已 處 之 泰 然 。

  對 唐 老 師 而 言 , 死 亡 並 不 可 怕 , 她 說 : 「 隨 時 返 回 天 主 那 裡 , 我 一 樣 那 麼 安 樂 , 因 為 我 已 完 成 了 我 的 工 作 。 」

天 主 的 恩 賜

  李 太 與 唐 老 師 對 人 生 抱 著 積 極 與 樂 觀 的 態 度 , 她 們 堅 持 要 活 到 老 、 做 到 老 , 善 用 生 命 的 每 一 刻 去 活 出 光 輝 , 同 時 , 她 們 亦 感 謝 天 主 , 因 為 在 這 漫 長 的 人 生 中 , 天 主 一 直 默 默 地 支 持 著 她 們 。

  「 我 覺 得 天 主 賜 給 我 的 , 就 是 子 女 的 健 康 , 也 感 激 天 主 給 我 這 個 身 體 去 做 事 。 」 李 太 說 。

  唐 老 師 表 示 : 「 因 為 信 仰 可 以 鼓 勵 我 , 由 領 洗 那 天 開 始 , 幾 十 年 來 , 我 也 從 未 失 望 過 。 」

結 語

  唐 朝 詩 人 李 商 隱 在 《 樂 遊 原 》 中 , 曾 道 出 「 夕 陽 無 限 好 , 只 是 近 黃 昏 」 , 以 表 示 人 對 晚 年 遲 暮 的 慨 歎 , 這 句 話 千 百 年 來 , 一 直 引 起 不 少 人 的 共 鳴 。 不 過 , 看 過 李 太 和 唐 老 師 的 故 事 , 我 們 或 者 可 以 對 這 首 詩 有 另 一 番 新 的 體 會 , 正 所 謂 : 「 但 得 夕 陽 無 限 好 , 何 需 惆 悵 近 黃 昏 ? 」 人 生 有 不 同 的 階 段 , 但 只 要 珍 惜 每 一 刻 的 生 命 , 以 積 極 樂 觀 的 態 度 去 生 活 , 即 使 晚 年 遲 暮 , 也 一 樣 可 以 老 得 精 彩 。

*本 文 內 容 取 材 自 < 始 終 係 天 主 > 之 < 天 人 .come > 。

 

撰 文 : 朱 慧 恩

編 輯 : 曾 穎

更 新 日 期 : 2 0 0 1 . 0 3 . 1 4

 

 

 

 

 

首頁 講東講site